【求关注,五十粉时搞事情】彧子の杂货铺子-田园将芜

cp杂食,圈地自萌,脑洞清奇,自娱自乐。

接受建议,但不接受意见。

差点忘了,叶修,本命。

也许我不配【完结篇,be】


黄少天后来仍然打着荣耀,作为一个职业选手,作为粉丝心中的剑圣。

但他在某段时间又被赋予了一个称号,叫“第二个周泽楷”。

不过这样叫的人,后来都默默闭嘴了。

他常常在抓住机会时想起叶修,那个带给他此生最好的机会又让他错过的人。

然后眨眨眼,将前尘悲欢收敛。

他依然是那个优秀的机会主义者,也许会更优秀。

毕竟他已经有了一次刻骨铭心的错过。

幸好他开始抓住了一见钟情的机会。

所以他不后悔。

曾经无聊时跟叶修一起看了一段苏沐橙推荐的偶像剧,因其被称作情侣必看浪漫宝典。

结果两人好不容易才在那黏糊糊的剧情中坚持五分钟,然后对视一眼,都笑得不能自已。

嗯,其实这样就很浪漫了,黄少天想。

但是他现在都还记得那句话:“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

曾经拥有,然后终生难忘,算不算天长地久啊?

他站在墓前,点起一根烟,眯起眼嗅着熟悉的味道,如是想。

然后蹲下身去,靠着墓碑,说到暮色四合,说到声音沙哑,说到苍颜白发。


=========

有点短,其实昨天就该完结了,但是有点舍不得。

看着各部分有点乱,之后可能要整理一下,希望给点建议,怎么整好看一点。我可能只能放成一整片,感觉会看的不舒服……

求关注,我想搞事……

这样写着我也有点抑郁……







也许我不配⑥【主叶黄,微王单箭头叶】

阳光下,信纸上一切的笔迹都糊成暗影。

他用拇指轻轻抚平微卷的纸角。

一字一句,十分珍惜地读着。

信的片段如下:

开始少天你对我告白时,我的确吓了一跳,但是却好想毫不犹豫的答应。

但是我却等了那么久。

这不是拖延或者犹豫,而是觉得你那么认真地向我表白,我也该郑重对待,要好好准备。

因为你要知道啊,你是我的初恋,我还不知道该怎样去爱一个人。

可是我再见到你却没有忍住,你那样说着,我知道是玩笑,却就这样任性地顺着心意应下了。

我很高兴,因为你那时很高兴,幸好你也很高兴。

那次出游真是十分难得的机会,无论是对于职业选手的身份来说,还是对于我们的关系来说。

所以我不想扫你的兴啊。

当时我们刚刚在一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对待我的恋人,你。

但少天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呢?

你说,我听,我一直很享受我们这样的相处,几乎像老夫老妻了。

你看,既然你疏忽了,我也疏忽了,那么少天,原谅我,好不好?

躺在病床上的这些日子,真的非常寂寞和痛苦。

我常常在黑夜里挣扎着求生,被日光压的喘不过气来。

但是因为有你,所以我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还像从前一样,活着。

你不知道我多想听你说话,一句一句,好像发着光。

你知道我多喜欢你蹦跳着,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的样子吗?

可惜,我却没有了与你相配的活力。

我甚至能感到生气一点点从我身体里流走。

像掌中沙,我拼命去抓了,它却流走的更快了。

所以我不希望你看到我痛了,或者睡着的样子。

你或许会以为我烦了,可我只是想下一次再听。

所以我告诉你,我想睡一会儿。

是我贪心了。

现在,我也很困很困啊。

但我不敢睡。

我想,我至少得写完这封信。

我要告诉你,告诉你……

因为我怕,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好困。

我起码要再写一句话。

如此,我才可以安心睡去。

我要告诉你:

“黄少天,我爱你,并且到现在,我已经可以这么说了——”

“这辈子,我只爱了你一个人。”

信的笔迹已不复少年锋芒,竟线条柔软,甚至晕作一团。

但最后一句,倒是力透纸背。

广场上的人摹挲着信纸,无声落泪。

可终于,他说话了。

他说:“困了就睡吧,醒来我再跟你说。”

“跟你说,我也爱你。”

“要这样说一辈子。”


=============

会有解释,大概还有一个部分。

然后,就要结束了。

也许我不配⑤【主叶黄,微王单箭头叶】二更!

想到往昔快乐的回忆,不禁勾唇,却笑得分外苦涩。

黄少天在附近找了一张候诊椅坐下。

其实他们在一起之后也没什么改变啊。

要说的话,也就是每每想到那个人是自己的时心会跳得很快很快。

黄少天就这样一直保持着心动的程度,和叶修谈起了异地恋。

所以他只知道叶修老抽烟,会常常劝他戒烟,却不知道为什么。

——说来还是某年清明节王杰希提醒他的。

所以他只知道叶修喜欢打游戏特别是荣耀,却从来不知道他喜欢吃些什么。

所以他只知道叶修不喜欢出去,却不知道为什么。

——王杰希早知道叶修晕车啊,还把一切都做的很好。

黄少天想,这哪里像是要一起过日子的样子,倒像是两个凑合着在一起的相亲对象。

所以,他知道自己喜欢叶修,却不知道叶修到底喜不喜欢自己。

更不知道自己配不配喜欢叶修。

可是叶修也不是会随便答应跟别人在一起的人……

可……

“唉……”黄少天叹了口气。

问世间情为何物?

生死相许吗?那是江湖儿女侠客故事的经典桥段。

分明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东西。

他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想了,本能地去避开,去视而不见。

所以他不知道,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他固然不知道叶修的很多事,但这些都可以在朝朝暮暮、一点一滴的相处中慢慢了解。

可遗憾的是,他有一件太重要的事没有及时了解。

——已经,没有时间了啊。

叶修,已经没有时间了。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酒吧泡了多少天。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酗酒。

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浑身都黏糊糊的,职业选手本该精密的手几乎要拿不住酒瓶。

那天只是太难受,想要一杯酒,缓解一下感官。

不然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睡着。

苦涩冰凉的液体入喉令他想吐,作为职业选手,他很少喝酒,也并不喜欢喝酒。

但后来因为什么,一杯接一杯,他停不下来。

脑中是混沌的,却闪过一个个破碎的画面。

借酒消愁愁更愁。

最后他直接抓起酒瓶,大口灌下,却又因为不适应,口中呛出的酒液打湿了衣服。

后来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呕吐完后头就开始晕。

他就近找了个网吧,开了个可以休息的包厢一倒。

醒来后颅内的剧痛如锤,他迷糊中又进了酒吧。

他觉得自己已无处可去,他认为如此就能避开问题。

呵,也许吧,问题好像是解决了呢。

从某种角度来看,问题的确解决了。

叶修死了。

一片嘈杂中,突然刺入一串铿锵的高跟鞋敲击声,愈来愈大。

有人跑到他身边,摇晃他,像是苏沐橙。

他听不清是谁,又是在说什么。

直到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入耳的是王杰希不复温柔的声音,他说:“黄少天,叶修死了。”

他继续说,几乎有种咬牙切齿的意味:“黄少天,如果你自己照顾不好他,凭什么不让我来?”

“你不能因为叶修爱你,就这样无理取闹。”

“瞧,他现在已经等不到你了。”

“黄少天,我倒是想看看,你现在还能说些什么。”

“你不是那么能说会道吗?你说啊!你说啊!你倒是说说看,你为他做了什么?”

王杰希几乎疯魔的样子终于彻彻底底惊醒了黄少天,他的衣领被王杰希揪着提起来,看见王杰希的拳头狠狠挥过来,却又软软地去了力。

叶修的遗书是王杰希给黄少天的。

这个一贯温柔的人为他之前的行为道了歉。

他把那封信给黄少天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或许是因为我的参与让你和叶修最后的相处不愉快,但是黄少天,我希望你能想想,你是不是太自私了。”

或许之前他听到这话会反唇相讥,但此时他什么都不想说。

或者说,自从叶修去世后,黄少天就没说过话了。

钟子期死后,俞伯牙再不弹琴。

黄少天想,他那么渴望去说,只是因为听的人是叶修,而不是别的什么。

信是在好几天后被黄少天拆开的,在一个人来人往的广场上,面前是觅食的鸽子。

那天阳光明媚,黄少天突然想出去走走。

可能是一个人太冷清,他鬼使神差地走到了热闹的广场中央。

面前有许多人在喂鸽子,他买了一包饲料,抓一把撒在脚跟前,不一会,便聚集了许多鸽子。

他有点后悔没有和叶修一起养个什么,这样该多美好。

至少不会现在留他一个人。

这是黄少天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意识到,叶修是真的,永远地离开他了。

一直随身带着叶修的信,揣在心口,捂住自己的心,让自己一直坚信,叶修还在。

是啊,叶修的确还在,并且会一直在他的心里。

他突然有勇气去触碰那封信了。


=============

把今天一更的放一起了,因为感觉这样看结构更紧密一些。

说二更就二更!( ͡° ͜ʖ ͡°)✧

文快结了吧,he结局可能哦~

最后求个关注❤       好想搞事情啊【打滚】

【all叶】迷弟滤镜两千米

一川烟草:

有病


 


正文


 


又名——《你们职业圈才是最ooc的同人圈吧!》


 


——请问你对国家队领队的叶修的印象是怎样的?


 


01


 


黄少天:嗯,这是个好问题。前两天我被安利了一部小说,我被作者运用的人物描写手法惊艳到了。我现在就给你活学活用一下。咳咳,开始了啊!先来说说叶领队的手。领队的手最是好看,十根纤纤玉指有如削葱,在键盘上灵巧地悦动着,仿佛在敲击某种仙乐。领队的眼睛如同秋湖,盈盈一瞥晃人心神。我如同途径这片圣水的旅雁,心神摇曳,深深坠落其中……


 


叶修(把手伸进后衣领抓痒):啥玩意儿?什么纤什么葱的,还剩水?黄少天你看的是环保小说?


 


黄少天:……


 


黄少天听了很沉默。


 


02


 


周泽楷:嗯……画画,可以么?


 


得到应允后,周泽楷翻开了图画本。


 


叶修(很感兴趣地把头凑上前):嘿哟,小周这画儿画得不错啊。这是血枪手和炎女巫?旁边的这堆……是哥布林?


 


周泽楷(张张嘴):……


 


周泽楷很委屈地想:人家明明画的是一枪穿云和君莫笑,旁边是他们爱的结晶。


 


周泽楷听了想说话。


 


03


 


张佳乐:我的意中人是个……


 


叶修(吹刘海):人家问你对我的看法。


 


张佳乐(瞪眼睛):你闭嘴!我的意中人是个荣耀高手。有一天他会放弃账号卡和芙蓉王,欢欢喜喜地挽着我的手说亲爱的,你就是我后半生的荣耀。


 


叶修(正色):这不科学。


 


张佳乐:哪里不科学?


 


叶修(斜他一眼):反正就是比你玩换装小游戏十连掉落三件五星级的衣物都不科学。


 


张佳乐:谁玩换装小游戏?!等会……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你是不是偷偷玩了?!


 


张佳乐听了要入欧。


 


04


 


喻文州:你问我对领队的想法?嗯……想把他压上床的那种想法算吗?


 


叶修:喻队长你不要偷换概念。


 


喻文州(温柔笑):好吧。那大概是……体力不好?


 


叶修:这你又是什么偏见?


 


喻文州(歪头):感觉做了两三次就会喊不要不要了呢。


 


叶修(不屑):哼,你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


 


喻文州听了飚手速。


 


05


 


韩文清:幼稚。


 


叶修(不满):喂喂喂老韩我都快三十岁了还说我幼稚!


 


韩文清(瞥他一眼):当初被逼着退役一句话不说,人跑个没影,怂得不行。还求人家蓝雨的副队偷偷摸摸地帮着打副本,在个小网吧缩成一团不敢见人……


 


叶修:喂喂!我不是还拉扯着队伍从挑战赛一路撑到总冠军吗!当初也是没有办法……但不也撑过来了吗!


 


韩文清:谁要你强撑着了?


 


韩文清:不会来找我吗?


 


叶修:……


 


叶修听了会害羞。




——完




高产草读条中

也许我不配⑤【主叶黄,微王单箭头叶】

想到往昔快乐的回忆,不禁勾唇,却笑得分外苦涩。

黄少天在附近找了一张候诊椅坐下。

其实他们在一起之后也没什么改变啊。

要说的话,也就是每每想到那个人是自己的时心会跳得很快很快。

黄少天就这样一直保持着心动的程度,和叶修谈起了异地恋。

所以他只知道叶修老抽烟,会常常劝他戒烟,却不知道为什么。

——说来还是某年清明节王杰希提醒他的。

所以他只知道叶修喜欢打游戏特别是荣耀,却从来不知道他喜欢吃些什么。

所以他只知道叶修不喜欢出去,却不知道为什么。

——王杰希早知道叶修晕车啊,还把一切都做的很好。

黄少天想,这哪里像是要一起过日子的样子,倒像是两个凑合着在一起的相亲对象。

所以,他知道自己喜欢叶修,却不知道叶修到底喜不喜欢自己。

更不知道自己配不配喜欢叶修。

可是叶修也不是会随便答应跟别人在一起的人……

可……

“唉……”黄少天叹了口气。

问世间情为何物?

生死相许吗?那是江湖儿女侠客故事的经典桥段。

分明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东西。

他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想了,本能地去避开,去视而不见。

所以他不知道,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他固然不知道叶修的很多事,但这些都可以在朝朝暮暮、一点一滴的相处中慢慢了解。

可遗憾的是,他有一件太重要的事没有及时了解。

——已经,没有时间了啊。

叶修,已经没有时间了。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酒吧泡了多少天。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酗酒。

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浑身都黏糊糊的,职业选手本该精密的手几乎要拿不住酒瓶。

那天只是太难受,想要一杯酒,缓解一下感官。

不然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睡着。

苦涩冰凉的液体入喉令他想吐,作为职业选手,他很少喝酒,也并不喜欢喝酒。

但后来因为什么,一杯接一杯,他停不下来。

脑中是混沌的,却闪过一个个破碎的画面。

最后他直接抓起酒瓶,大口灌下,却又因为不适应,口中呛出的酒液打湿了衣服。

后来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呕吐完后头就开始晕。

他就近找了个网吧,开了个可以休息的包厢一倒。

醒来后颅内的剧痛如锤,他迷糊中又进了酒吧。

他觉得自己已无处可去,他认为如此就能避开问题。

呵,也许吧,问题好像是解决了呢。

===========

又开了一点脑洞。

今天可能双更。

可能写he和be两个结局。

等到五十粉可能会搞点什么事情(T▽T)

也许我不配④【主叶黄,微王单箭头叶】

但事情不会因为叶修的玩笑和黄少天的隐忍而解决。

黄少天依然每天都会看到王杰希,每次也都什么都说不出口。

积羽沉舟。

已经不记得是因为一件怎样的小事,矛盾最终爆发了。

“叶修我是不是不配喜欢你?”

“我不知道你晕车,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连你病了安静陪你睡觉都没有王杰希做的好。”

“王杰希他会照顾人,知道你喜欢的东西,可以安静陪你睡觉。”

“我还总是说个不停,连你听得困倦都没注意到。”

“叶修,你和黄少天认识那么早……”

“是不是没有我,你们会更好?”

说到后来,黄少天几乎已经词不达意,泪眼朦胧。

他羞愤交加,推门跑了出去,不再去理会身后叶修已经显得虚弱的喊声。

是黄少天主动向叶修告白的。

说来也奇怪,当时他们不过是网游里认识的朋友。

可是,世界上总有人让另一个人一见钟情的,叶修于黄少天就是如此。

无论多么唐突,近似荒唐,可黄少天就是那样见到了叶修不到几分钟,然后告白。

有没有过脑子?

不知道,但是看见那个人叼着烟走过来的样子,他就已经口干舌燥,心慌意乱了。

或许是福至心灵,他说:“叶修,我喜欢你。”

事后想想这都什么事啊,第一次见面不是你好,是我喜欢你。

但也未尝不是好事,黄少天后来美滋滋地想。

但……

王杰希却是在自己跟叶修认识之前就已经很熟悉了,他们早就认识了,好早好早。

他们一起经历了拓荒年代,走到黄金时代,又都是队长。个中艰辛,互相明白而可以扶持,已经是极其熟悉与亲密的朋友了。

黄少天一口气跑了出来,靠在楼梯间墙上,喘息着,却又不免回想往昔。

开始和叶修也不过就是个网友,倒是受叶修的支持与鼓励才能走到职业选手这一步。

后来叶修那么困难的时候也没能帮上什么,只能说说废话,尽量逗他开心。

倒是王杰希,明明一贯微草好爸爸的模样。当时却抛下队伍从另一个城市赶过来看叶修。

最后还是被叶修一脸嫌弃的催促以及高英杰天天打电话来可怜巴巴地问:“队长,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才依依不舍地回去了。

那时候的黄少天进战队不久,正处于上升期,训练忙碌。

后来叶修也忙战队,两人连一起上游戏都少了。

本来以为那人已经把那句告白抛到九霄云外了,谁知道最后在对战前,两队碰面,黄少天照例刷垃圾话时,叶修突然答了一句轻飘飘的“好啊。”

好什么?黄少天有些迷糊,他刚刚说……

他好像是说:“你不如早早答应本剑圣,跟我在一起……”

一片混沌,黄少天已经不记得他前面打算怎样喷垃圾话了。

看见喻文州似笑非笑的心脏脸,他一个激灵:“这个时候想色诱对方大将吗叶修?本少可不会轻易被你收买了,但你这个人我还是勉为其难地收了……”

嘴上说着烂话,心里却早已开出了花。

当时高兴得忘乎所以,一打完比赛就在职业选手群刷起了文字泡,简直是普天同庆的架势。

大家纷纷“??!”

叶修就笑眯眯回一个“是”。

留下一群人祝福“秀恩爱分得快!”

===================

酸酸甜甜味道好!

这一部分算比较欢对不对……【弱弱】

咳,今天有人催更更的可早了哟~

也许我不配【叶黄,微王单箭头叶】

黄少天一推开病房门,就看到了身着一身蓝白病号服的叶修,懒懒地靠着床头。

听到开门声,他笑着转过头,“少天,又给我带什么了?”

阳光下,少年因病略显苍白的脸几近晶莹,黄少天有一瞬间几乎觉得,叶修要融化在空气里,消失不见。

不要啊,他在心里默默地喊了一声。

然后扑倒在床边,伸手去摸那个人的脸颊。

“怎么了?”叶修抬手顺着人的发丝。

这简直像一场不真实的幻梦,黄少天唯独在这个时候不想说话。

他感受着叶修的手拂过发丝的感觉,一下又一下,轻轻地,如春风拂柳。

“叶修,答应我,一定要活下去,”黄少天有点想哭,“我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你说。”

“嗯,我会,尽力。”叶修拉过他的手,“今天有什么要跟我说呢?”

有些什么事呢?无非就是些鸡零狗碎的东西。

但正如爱因斯坦那个关于相对论的幽默解释,若是你深爱的人,跟你说话,那么无论是说什么无聊的内容,都是有趣的,令人不舍得这时光结束。

但同样,你会感到这时间无比短暂。

“少天……”叶修耐心地听黄少天讲完战队的事,而后开口,“我有点困了。”

叶修说的很轻,但是那个刚刚还在滔滔不绝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在黄少天脸上看到了一丝阴郁。

不过也就是那一刹那,有如乌云蔽日又即刻随风而逝。

听到逐客令一顿后,黄少天立刻回答:“好,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我到底在说什么,黄少天后知后觉,难道不应该死皮赖脸也要留在这陪着叶修一起睡吗?
——像王杰希那样。

但是话已经出口,黄少天也没什么理由再留下了。

他径直推门出去,因此没有看到叶修因疼痛纠到一起的眉眼。

第二天来看叶修,倒是没碰上王杰希。

但闹心的是,王杰希先他来过的痕迹显然。

推开门,黄少天看到叶修在吃苹果,并且招呼着自己也来吃。

“不吃白不吃,多浪费,有人送有人削。”叶修如是说。

叶修水果中唯独对苹果有好感黄少天是知道的,但他不知道叶修平时之所以对苹果不怎么感冒,是因为懒。

——叶修吃苹果只吃削好皮的。

但王杰希显然知道,并且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叶修不好拒绝的时候,一种不太暧昧矫情的方式。

——他买他削。

说实在的,作为职业选手,都有手稳的优势。

但很遗憾,黄少天总是不能闲着嘴上,而说起话来总是会有情绪波动的。

这就导致,黄少天削的果皮,总是容易断。

而王杰希总是能一气呵成,果皮薄且漂亮。

叶修虽然不知道黄少天闷声和王杰希比起削果皮是因为吃醋,但在两人激烈的角逐后,叶修往往要快速解决掉苹果防止氧化变黑,苹果几乎要吃到吐。

再加上自己的恋人貌似不占上风,郁郁不乐。

所以他某天阻止了想苦练削苹果的黄少天:“够了,这活儿就给王杰希吧,反正他爱削。”

等王杰希走后还贼兮兮地说:“我看老王八成是有这个爱好不好意思说出来,瞧他削的多得劲,两眼有神,不过左眼看起来好像更有神一点。”

黄少天自认迟钝,曾经忽视多个在街上认出他后向他示好的粉丝妹子。

但他万万没想到叶修平时一个人精似的,竟然看了这么久还看不懂现下是个什么情况。

还是说叶修和王杰希认识太久,交情太深,以至于怎样的关心都似乎理所当然,却无微不至。

真要命。





中间插叙了出游回忆杀,与③是衔接在①的一点情节后面→传送门http://yuzi0519.lofter.com/post/1d8aa013_1010ee9a

知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世界,也知道巨巨只是想告诉我们要理性。

但是听到原作者这么说,忽然间,痛彻心扉。

写作的人构造了一个梦,他勾勒完然后离开,在远处看着。

我走进了这个梦,放任自己沉溺许久,直到远处那人轻描淡写说:“这只是个梦,醒醒吧。”


但愿长睡不愿醒,梦里不知身是客。

可是已经被人叫醒,一盆冷水泼下后,我该如何再瑟瑟发抖着安眠。

































但我仍希望,平复之后,我可以抱抱自己,再梦一场。







————————
一个心情产物,留给未来的自己,或付之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