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子の杂货铺子-菱歌泛夜

cp杂食,圈地自萌,脑洞清奇,自娱自乐。

接受建议,但不接受意见。

差点忘了,叶修,本命。




嘘……偷偷留个QQ给fo我的小可爱们催更和勾搭用:2059568272

days 30 第七天

直到那夜。

他送我到我家楼下。

我不肯让他走,拉着他嚷嚷说看月亮。

多么浪漫的主意。

可惜雨天没有月亮。

他反常地不发一言,我们沉默地立在屋檐下。

突然雨下了。

突然他说话了,声音嘶哑。

“有时候我真想毁灭这个世界,可是这个世上有你和你爱的事物啊……”

那天晚上竟是他说,我听。

他说了很多很多,眼眸低垂,像是要把自己藏起来。

后来再落在我唇上的吻,是咸甜而肆意的,如雄狮捕猎,猛扑上来撕咬。

他在那么年少时就已经戴上了温文尔雅的面具,所幸他会在我面前脱下来了。

不过现已时过境迁了。

我不知道他还会因为而对这个世界手下留情。

我轻笑。

说笑了。

我们不再能毁灭世界了。

我们都太老了。

而这样的爱情如今夜星辰,遥远、闪烁而又沉重。

只属于那个时候。

@胡椒黄油曲奇

【叶张】之子于归 十四

妖怪是能够活很久很久的存在啊,而像我这样一只住在山林里的妖怪,又能有几次机会去遇到些有趣的事情呢?

你要知道啊,从月老手中漏出的、给妖怪的姻缘,太少太少了……

我该怎样忘掉你?

千年时光多么枯燥,每天都是这样啊,看花,跑步,觅食,睡觉。

只是呢,现在它变成了看花的时候想你,跑步的时候想你,觅食的时候想你,连睡觉的时候,都梦见我在想你——我知道,你不会入我的梦。

我会想小和尚你到哪了呢?

我会想小和尚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我会想,若我再遇到你,我是否还会再爱上,你又是否会再匆匆离去呢?

月老爷爷,怕是漏了属于我的姻缘吧,还是我命中注定孤苦?

小和尚,或许对你来说,我只是你路途间遇到的一只山精野怪,是漫长旅途中微小的一段。

可是你对我来说,却是千年光阴中唯一生出的痴心。

我可以放下田家里那颗长得最水灵的萝卜,可以放下山崖上那株瑰奇动人的灵草,但我,自从遇到了,就再也放不下一个你。

你无心之举,竟成我一生之念。

这个痴心人在山崖愣愣地念着,那个痴心人却在路上悲悲地想着。

爱情如此折磨,给了太多阴差阳错以及痴心错付,终究是求而不得还是得而不知,不得而知。

出家人不打诳语,可是我撒谎了,轿中的小和尚如是想。

天知道在那只傻兔子问他时,他又是在怎样煎熬地叩问着自己的心。

他的心里哪里还有佛和道啊,全都是那人的笑了。

他口中拿着佛道来拒绝时,心里却一直在这样说着:“对不起,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他多么想这样说。

————————————————

兔子的心路历程我突然想写……

其实这也是小和尚的想法。

但是他顾虑太多,竟然一声不吭,让爱情在中沉默受伤。

days 30 第六天

我领他回家,只有我和他在的时刻。

我无可控制地想向他索吻,但那时的我还是少年,脸皮薄心气高的少年。

所以我故意说呀,闹呀,他终于忍无可忍,把我压在沙发上,狠狠肆虐。

“你沉溺于欲望的样子真美。”不知何时,他已停下动作,而我闻声才惊觉,睁眼对上他。

一览无余。

“没有。”我扭头,“是你吧。”

他见我敛了笑容,便低头吻了我那曲起的脖颈:“好,当然是我。”

无比纵容。

“因为是你,从来都沉溺。”

将我溺毙。

此时深陷这温柔的我,竟从未确切去了解过他。

@胡椒黄油曲奇

【叶张】之子于归 十三

爱情使人盲目。

小和尚心念一动就作下了这个决定,实在是鲁莽,竟没看出来,这灵动的小兔崽其实是个开了灵智的千年老妖了。

于是这兔子果然带来了麻烦。

是日,小和尚独自一人走到了某个草类茂盛的山坡上,摸了摸怀中痊愈的兔子,叹:“也算是为他积累了一桩功德罢。”便放生了兔子。

转头眼前却是一黑,小和尚晕了过去,再醒来看见一位绯色眼睛的少女,顿时自嘲道“或是与那孩子呆久了,真是有妖缘了。”

少女是个胆大的,上来便泣:“求师傅渡我,让我能和师傅在一起。”瞧这说辞,像是酝酿已久。

“出家人清心寡欲,还望施主不要强求。”小和尚环顾四周,这山洞倒是煞费苦心了,轻举妄动或万劫不复,这妖倒不像看上去那么软糯,手段强硬的很。

“我从未后悔放生了你,只是现在,可不可以,放我一条生路?”小和尚继续道,语气铿锵。

妖一贯是没有人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她直接问:“如果没有佛没有道你会死吗?”

“会的。”毫不犹豫。

“那如果没有你,我也会死怎么办?”

她的眼愈发的红了,小和尚叹口气:“……别闹了。”或许是因为某只树妖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痴心人懂人痴心的缘故,他无法对面前这人说什么重话。

“请师傅教我。”这妖还真是坚定。

“会舍小顾大,对不起。”终于是硬下心肠,他如此说。

“那我放你走,别再让我见到你了。”她没有流泪,只是眼红得像要滴血。

——————————————————

如果按时间来算的话其实今天二更了哟~

你们的心心是我加更的动力呀。

日常比心❤

再次被刷一脸……

就冲这个今天会更哦!

比心❤

【叶张】之子于归 十二

“兄台,你也梦到一个小和尚了?”耳边是那书生音色温和如初。

叶修见那人手上攥着的帕子,灵台清明了几分才道:“为什么说‘也’?”

张新杰摸摸鼻子:“猜的。你在梦里一直在叫小和尚,我就以为……”

叶修心里顿时暗潮汹涌,却表面上全然不动声色问道:“这倒是奇了,敢问兄台梦到了什么?”

“我梦到了一位大师。”张新杰的声色变得肃穆,他放下帕子,正襟危坐起来。

一片车马驶在通向郊区的小道上,显得十分逼仄。

车里人提笔欲写,又覆手将笔摔回去,眉头紧锁,似是心烦意乱至极。

揉掉一张张纸后,这人终是好生拿起了一张吹干墨迹,只是手在微微发颤。

到一处岔路后这车队慢慢停了,一队护送者向车里人拜别将离。

车里却伸出了一只纤长的手,携了封书信,待人接过后,各奔东西。

减了一队人马,行进的队伍总算不那么显眼,本以为可如此这般无风无浪地到达目的地,却在翻过一座山原地歇息时偶然捡到一只受伤的小兔崽。

侍卫们本是想宰了烤了,也算改善伙食。

但这话事的人是小和尚,他既出面了,侍卫们也只道“高僧慈悲”。

也就一小兔子嘛,带着又没多少事儿。

只有车里人抚着兔子叹气,知道这明明不是什么慈悲,而是想到了某个人,因而移情于这个小生命了。

————————————————

写的有点急……

又玩过了……

嗷呜~求评求心求fo!

刚刚一把游戏打了四十多分钟……

我现在写,别打我【抱头】

days 30 第五天

我几乎要患上亲吻依赖症了。

而他是我唯一的药。

然后我又患上了药物依赖。

我懂的,我在饮鸩止渴。

开始还是矜持的,我们在路口的地下通道口告别。

雨天的傍晚,天往往黑的很早。

我们各执一把伞,面对着。

行人稀疏。

我已经小腿麻木,口干舌燥了。

可我还是舍不得。

脑中想起纪伯伦诗集。

Ever has it been that love,know not its own depth until the hour of separation.
爱就这样,直到离别的时候才知道有多深。

我看向那个在我恍神时还是那么温柔地等着的人。

丢掉了伞,我钻进他的伞里,抬首吻上那两片好看的弧度,多么大胆却又羞涩。

他一手搂着我,一手将伞沿压低在我背后,挡住行人匆匆。

我中毒已深。

@胡椒黄油曲奇

感觉自己被日了……

【叶张】之子于归 十一

浮游于这个世界产生的热能,都比不过喜欢一个人的热忱,爱无所不能。*

当叶修确定他对小和尚的是喜欢时,当叶修听到小和尚的鼓励时,某些摸不着的能量仿佛有了具现化的寄托,日日神清气爽,修为突飞猛进。

所以某日月上中天时,桃花树化为了一个貌美的少年,面若桃瓣。

他等了很久很久,等到月亮都渐渐沉下去时,才偷偷溜进了某个房间,去看一眼某个人。

他有多么爱就有多么欣喜,就有多想诉说,可是他却不舍得去唤醒。

他再沉迷修炼,可聚焦始终在小和尚身上,他知道,小和尚已经有一段时间睡不好了。

心疼地轻轻抚上人的脸颊,他回到原位,变回树形。

第二天昏沉中醒来,却见寺中在用大副仪仗浩浩荡荡给人送行,他未见到早该在树下的小和尚,便付耳到房门口,惊闻其中并无一人。

许是小和尚也去张罗送行了?

叶修这么想着,他化形而成的少年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羞涩与欢喜,马上就要见到那人了,那人马上就要见到这样的我了,他会喜欢吗,我又是否可以与他相配?

知慕少艾,眉目含情,年少的欢喜最为动人。

可初恋往往无果,因为爱太难懂,太脆弱。

那远行的车队,喧哗的人群,眉目淡漠的他,和一个跌得狼狈的自己,是他这一生的噩梦。

不知不觉在回忆中睡着,不知不觉又在泪水中醒来,有凉湿的触觉在脸上游走,他睁眼,不正是梦中那人?

是或不是,都不重要了。

时间哪里温柔?执念早该扭曲成心魔,爱也会转成恨的。

可他为什么还是心跳如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