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子の杂货铺子–江之永矣

cp杂食,圈地自萌,脑洞清奇,自娱自乐。

接受建议,但不接受意见。

差点忘了,叶修,本命。




嘘……偷偷留个QQ给fo我的小可爱们催更和勾搭用:2059568272

【周叶】梦想与你

又是九月了,又是一年开学季。

周泽楷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大学校园,他慢慢地踱着步子,踏过一个个熟悉的地方,若有所思。

走乏了,他便就近停在了片树荫处,从兜里摸出手机,蹲了下来。

食指点上了通讯录第一位联系人,键入了一句“我回来了”,而后一直悬在空中,指尖有些颤抖。

光标不停闪烁着,犹豫间,手机屏幕暗了下去。周泽楷把手机插回裤兜,站起身来,迈步向前。

“咔嚓——”。

半燥的落叶被皮鞋碾出了脆响。响声终是将心事重重的人从神游物外拉回现实的一地落叶中。

周泽楷恍惚中低头瞥了眼四分五裂的倒霉叶子,而后抬头四顾,似又想到了什么,又陷入了更深的冥想中去。

“按身高排好……高个站我左手边。”

日色还不真切,天光还是熹微的,少年们仍是睡意朦胧的样子,互相比划着高矮列队,一阵兵荒马乱。周泽楷环顾一圈,而后早早在排头处站定了,沉默的立着,垂头看着右前方那人的鞋子。

“我叫叶修。”待到蚯蚓似的队列总算草草列好了,竖琴般排着,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队前那着军装的人才迟迟开口,修长的手指从树上捻下一片叶子,“树叶的叶,修长的修。这树叶子挺长的,可惜树太小。”

他笑了笑,望向排头的周泽楷:“所以排头的高个,得委屈一下了。”

周泽楷听了这话,慢慢抬起头来,他先看见那片修长的叶子从那只好看的手里飘落下来,然后才看见那个背着光的微笑,嘴角勾起的弧度像极了那片叶子,纤长而轻柔。

飘落在他心里,“唰”地扫下来,痒痒的。

他们视线只对上了一刹。而后周泽楷又迅速垂下了眼睛。

树荫独独缺了周泽楷的头顶,阳光打在那张俊美的侧脸上,更显棱角分明。目光相接间,叶修看到了那双被掩住的眼睛,璀璨无比。

那时他不知道,他看到的是两颗蒙尘的宝石。

——————————————
军训完写军训文!你们要的周叶!

【叶谦】终不似②

“叶修你快拿开手,多大脸?叫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方士谦故作潇洒,模仿着年少时的轻狂口吻。

说起来,此情此景,似若初见时。

那时的他和他都是刚被封神的职业选手。按理说,一山不容二虎,更何况是分别从属于两队的神级选手呢。

但是很遗憾,方士谦与叶修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天雷动地火。

叶修也就是这样将手搭上来,拍拍他的肩:“哥们,借个火?”

彼时正是嘉世对微草个人赛结束后的休息时间,微草除了王杰希那场以外,竟再无胜场。

方士谦此时还是少年心性,比不得以后浸淫多年的眼光老辣,心里窝着火,沉稳不得,便一个人招呼也不打就摸出来抽闷烟。最不愿理人的时候,偏生叶修却吊儿郎当凑上来借火,真是烦得很。

方士谦头也不回,闷闷地叼着烟站起来,想离开这里找个没人的地方。

谁知道肩上那只手不仅没就势收了去,反倒加了力道抓住方士谦的肩。

心下更加恼火,方士谦正想耍无赖顺势将心里那股子邪火发出来,转头要便瞪人了。

然而,转过头,他的视线被一张脸占满了。

叶修手还搭着他的肩,身子前倾,嘴里叼根烟,贴上了他的烟。

这样的叶修,眉眼微微低垂,掩去了些少年锐气。

这样的画面,就在他眼前,像只温柔的手,又像阵春日的风,一下下抹平他眉头戾气,拂去他心头郁郁。

更拨动他心弦,吹起心湖涟漪阵阵。

——————————————————

冷啊……冷啊……好冷啊嗷嗷嗷嗷

【叶谦】终不似

这里是苏黎世,阳光明媚,空气中夹杂着雪山的味道。

这是个久违的晴天,广场上十分热闹,白鸽落了一地,蹦蹦跳跳。

方士谦站在喷泉旁边,面前是个许愿池。他似乎沉浸在这祥和的环境中,有些犯困地走神。

“叮咚”一声脆响叫他清醒了几分,他怔忡地抬头,看到刚刚掷硬币那人挑眉“啧”了声,嘴里含颗糖却还是字正腔圆地抱怨:“又没中,这得什么时候才有烟抽啊?”

熟悉的声音和语气唤起了他的记忆,他在那人的脸上找到了熟悉的眉目:“叶领队?”

这一声叫出来,方士谦倒是先愣住了。

他虽然早是退役了,但这声叶领队却是常常在他耳边响起的。经常在看国际比赛时,老听见人喊“叶领队”:有赛前互打招呼时对手队员恭恭敬敬叫过;有赛后记者采访时长枪短炮对着时的提问称呼;还有赛时偶尔镜头扫过观众席助理瞥到叶修姿势吊儿郎当地吸烟,赶紧提一句“叶领队”,那人瞬间变成正襟危坐的时候。

喊着喊着,叶修竟就这么退下来了,却还是哥不在江湖江湖仍有哥的传说的状态。

就比如方士谦还是总听到叶领队这三个字,就比如每次听到还是没出息地心头一颤。

这时方士谦心里就会感慨,这人无论到哪都是个神话,深深吸引着众人的目光,包括当时以及现在的他。

但他从没有想过,自己有这样一天,要唤这一声,唤这样的陌生的头衔,而又是在叶修已经退役好几年的情况下。

尴尬,真尴尬,这都什么事。方士谦心里想。

“都是退役多少年的人了,还领队领队地喊?”叶修倒是很自然地搭上了他的肩,拍了拍“士谦,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不见了。

久到我们都退役了。

久到在一起的日子如同前生。

可心啊,还是不争气地跟着那只手拍下的力道在颤抖,一下又一下。

——————————————

说更就更!一个懒癌患者需要经常被催催的。

火车上更文啊……【瘫】




嘻嘻嘻嘻其实有存稿的二更都完全OK啦!

张张催人更,国庆快乐呀!

叶谦点文一不小心写长了点嗷嗷嗷……

新开军训周叶文!

安利这个大大!
神剪辑!
除了all王还有all叶all韩all喻的!
要福利要车速什么的请不要大意戳进去!
当然……纯食洁癖慎哦~

【叶张】之子于归   二十
因为莫须有的敏感词被耽误到第二天【泪】

我还没发文????

我这么清水的叶张有敏感词?????

woc怎么改????

七夕随便点吧

喜欢的up拼了个手工迷你咖啡馆花了四天。
我的这个假在干什么呢?
七夕节,又名乞巧节,是古代女子向神灵乞求智巧而来的。
不知道怎么说了,总之,想在这个时候为你做些什么。

差点忘了,七夕正巧七十fo,十分感谢。

比心。

【叶张】之子于归 十九

好在无论是作为一棵树,还是作为一个妖,他都是擅长等待的。

但他几乎熄了心里希望,只留一点点火苗,让热量慢慢地燃尽。

那“一日看尽长安花”风流才子,眼中是否还能入得他这树普普通通的桃花?

一日日的,他目送来来去去的车马,他望着远方,无论他之前等待了多久,等待都是难捱的。

时间让他几乎疯魔。他疑心张新杰是不是看出了什么,故意没约时间吊着他。

千年等一回,若无人知晓,我可有悔?

小暑悄过,新梨渐垂,他摘了颗尝,很甜。

他将等待具现化,化成一颗粉嫩的小桃果。

他顺应物候结果了,是否上天也该给他个结果?

他混混沌沌,什么也不去想,只是日日望着那果儿。

或许是某个清晨,也可能是个午后,如他们今生的初遇那般,庙宇的门扉轰然洞开。

有一书生似肩负万斤气喘吁吁扑将进来。

“小暑后的第四天是个好日子,在下把父母的牌位带上了,兄台……你知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还向圣上讨了个恩典作媒,不知道够不够……”

叶修揽着人,落下一个吻:“既然兄台都准备好了,那我们现在拜完就洞房好了。”

后人载:唐开元年间,樵夫忽逢桃花林于京郊山间,绵延百里,中有一寺,其间似有欢歌笑语,后迷,不复得路。




——————————————————————

七夕快乐!

先给你们想要的he作礼物啊!

文还没有完结哟,大概还有一章【正好二十吔!】补充情节,明天说不定就撸完,完美结文。

之前说求长评的话……现在感觉是不用了……觉得烂尾了有点不好意思要长评……笔力不够,抱歉。

但是这里还是会继续写下去的,还想写好多好多东西,这还不够,不够。

希望大家不弃。

比心,爱你们!







【不要脸的求大家如果有空去挖挖坟嗷嗷嗷这篇真的太脱纲了没写好羞愧啊……】

【叶张】之子于归 十八

叶修几乎贪婪地享受着这段日子,然后等着会试那天潇洒转身大步离去,青山绿水就此别过,他任他唤,不理便是。

可他没有想到一向严谨守礼的张新杰急起来竟是会拽人袖子的。

张新杰是跑过来的,他顾不得其他,一把攥住叶修的衣袖:“兄台莫急……”

脸是赤红的,他呼哧呼哧喘了好一会儿气才道:“我与兄台有缘,已视为知己。此时虽说唐突,但可否考完后再约某处,共持一卷书,把酒言欢?”

看他的脸色,叶修本是还想说几句轻佻的俏皮话,他辗转反侧那么久决定下来了,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很突然,却着实让他松了一口气。

但他抬头对上了张新杰的眼,平日里总是垂着的眼睛直直地望着他,简直要望进他心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叶修觉得喉头有些梗塞,半天才挤出一个字:“好。”本前缘既断,别再无求。但这人既主动提出再见,那就不怪他不放手了。

“那就在相遇的那座寺里吧。”张新杰突然笑起来,配上这句话,竟生出了些许暧昧。

事情不对劲,毫无理由的,叶修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叶修一直窝在山里,直到放榜那日傍晚才偷偷摸摸去看了。

他远远的就看见那个人的名字被写的高高的,红纸上的墨字十分显眼,是探花呢。

“你可知今日榜下捉婿?”旁边有两人闲话。

“这有什么奇怪的?不都成惯例了?”

“嗳,你消息不通了吧。你可知今日探花郎也来了?”

“哟,我听说这探花郎不是皇帝当即给赐了婚吗?”

“是啊,这人都要成驸马爷了,还来看榜,可不是被围着的人误抓了好几回,直道‘已有良配’才脱得身去了……”

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

人间两大喜事聚于一时,真该恭喜他了。

这些天由于张新杰约见而生出的心思一一荼靡,叶修此时真是后悔自己不够坚决。

他若挟了那位金枝玉叶来,在自己眼前举案齐眉,相亲相爱,倒不如当时桥归桥路归路,快刀斩乱麻地散了,也好过打碎牙齿往里吞,去祝福自己爱的人跟别人在一起。

叶修这妖,本就命里带傲骨,为着自立于天地,努力修行以得掌握命运的力量,却每每都在张新杰这里栽跟头。

爱上一个人,像多了副盔甲,又像添了处软肋。

张新杰是他的软肋,总是能让他尝尽无力回天的感觉。

叶修有些愤愤,难道他们之间注定有缘无分?

——————————————————————

昨天没更今天粗长哟~

明天依然会更的。

快结束了。


日常比心❤








【写he真tm难啊嗷嗷嗷傲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