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子の杂货铺子–江之永矣

cp杂食,圈地自萌,脑洞清奇,自娱自乐。

接受建议,但不接受意见。

差点忘了,叶修,本命。




嘘……偷偷留个QQ给fo我的小可爱们催更和勾搭用:2059568272

【叶张】之子于归⑤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不知怎样,张新杰脑中忽而就想起了这首意境朦胧的诗,无比惘然。

“吱呀”一声门响,他从走神中醒来,一个回头就看见心心念的那人正在桃花树下,向他走来。

太阳已经出了,天气晴的很好,阳光给那人勾了一线银边,犹似梦幻。

他怔忡着,不舍得开口,就这样望着。

直到那人开口:“兄台觉得,在下好看吗?”语气轻佻一如初见。

张新杰张了张口,没说出话来,见到人心一下子放下了,再听这话竟慢慢红了脸。

天知道他多想像叶修那样,用轻松的口吻答一句“好看”,可这又于礼不合的。

张新杰心里挣扎着,动作不显,却是连带着耳朵都烧起来了。

他暗自平复了一会才问道:“兄台去哪了?”咬咬牙又补充道:“我昨晚醉了酒,今早醒来不见兄台,竟以为是黄粱一梦。”

他顶着一张布满红晕的脸,连耳尖都透着红色,却还是这样坦然地说出了之前的想法。

真是太犯规了,叶修心想,这个人无论变成了什么样,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拥有着什么样的身份,都是这么矛盾着,既冷心冷情,又有所痴迷;既含蓄蕴藉,又坦率大方。

那么让他动心。

你看他这样红着脸,又说着这样看似平淡却暗藏情意的话,就像深闺女子听说提亲的郎君要来,她鞋袜都穿不及就跑来,却装作嗅那青梅的样子,偷偷回头,看郎君一眼。*

纵使心中如何百转千回,如何怦然心动,叶修却也只是依旧那般笑道:“我去山中觅了些野果,兄台昨夜醉酒,怕是要难受的。”

我爱你爱了那么久,终于不再因为你一句话就不知所措。

因为我已经在你离开的那么多年里,一个人不知所措太多次了。

后来还是不知所措时,我就什么也不做。

和你离开那天,为我做的一样。

你什么也没有做。

为我。

——————————————————————————————————

*相关

白居易《花非花》,后人编曲的同名歌可以听听哦,旋律简单但是挺美的。

点绛唇·蹴罢秋千

宋 · 李清照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原文如上,本文化用。

——————————————————————————

是不是长了一点啊?

嗯……长了这么一点点……

这匹脱纲的野文啊……

可是我早了啊!对吧对吧,嗯,我会加油的^0^~

最后还是不忘给你们比心心的❤

评论(5)

热度(19)

  1. 彧子の杂货铺子–江之永矣 转载了此文字